第十二章:劫夺

时值重阳佳节,华州城内一片繁华的景象,众人佩茱萸,食蓬饵,吃花糕,登高峰,饮菊花酒,喧嚣一片,当真热闹之极。

华州城的渭水之上,众多游人泛舟河上,其中一条船甚是显眼,此船巨大,比起周围游船大出不少,也许正当重阳佳节,那船舱周围撒了些花,船舱口也有红布遮下,船舱外有几个仆人打扮的汉子守着,而船舱里的人虽为红帘所挡,却也不时地传出女子“格”“格”“格”的笑声。

只见船舱里四名女子,两名站立在旁,想来是服侍人的丫头,还有两名端坐,其中一名女子身着绿衫,生得个杏脸桃腮,肌如瑞雪,当真一美至斯,她向着旁边穿着黄衫的女子笑道:“姐姐,今朝在市里看的那些把戏真是好玩的哩!”

见得那黄衫女子乌云叠鬓,娇柔柳腰,也是个美人,黄衫女子微微点头道:“嗯,是的呢。”

绿衫女子又是自言笑道:“那吞刀的是怎地弄个戏法,不怕割着喉咙么,还有那吐火的,想是嘴里含了口酒,烧得那么大的火,也不怕烧着自己。”

黄衫女子也是微微点头道:“是的呢。”

绿衫女子也不经意,继续笑道:“那个藏狭的戏法也是奇怪,是怎地把那东西给弄没了?”绿衫女子接着道:“最后那个戏法甚是好看,那变戏法之人说这是以前的宫廷戏法,叫什么鱼龙曼延,将那鲽鱼变化成了大黄龙,引人大笑,好教人捉摸呢!”说到此节,绿衫女子不禁“格”“格”的笑出声来

黄衫女子还是沉吟道:“嗯。”

绿衫女子瞧见姐姐听而不闻,心不在焉,便佯装嗔怒道:“姐姐!妹妹与你讲话哩,你怎不睬我?”

黄衫女子听得此话,遂回过神来,瞧着绿衫女子道:“静姝,我…”却也没说下句了,转而吟道:“倭堕低梳髻,连娟细扫眉,终日两相思,为君憔悴尽,百花时。”说完面露憔悴之色。

那叫静姝的绿衫女子笑道:“姐姐,你又在想杨大哥了么?”黄衫女子微微颔首道:“嗯。”

静姝道:“姐姐不必想念,爹爹答应下个月就让你们成亲了。”黄衫女子道:“嗯,杨大哥是吴国的太子,爹爹虽立了王,却是受了杨叔叔的封赏,我担心爹爹和杨叔叔不睦,累了我同杨大哥的亲事。”

静姝道:“姐姐不要担忧,杨大哥虽为吴国太子,可我瞧他确是真心待你,杨叔叔也很是欢喜你哩,我想爹爹立国之事不会累及你的。”静姝接着道:“姐姐,这次我们难得出来游玩,今日又是重阳,你高兴些,别去烦忧那些事了。”

黄衫女子应道:“好的呢。”静姝道:“姐姐我们再到市集玩去吧?”黄衫女子道:“今朝我们趂虚,玩耍了几个时辰,怎地又去市集,如今乘此船静心赏景,岂不更美。”

静姝温言道:“好姐姐,再去市集玩一次么,我们一直呆在府中,从未像近几日玩的如此高兴!”说完还双手缠着她姐姐的手摇晃不停。

黄衫女子也动了心,说道:“好了,好了,拗不过你,答允你了。”

静姝闻言松了手,高兴说道:“姐姐最好哩!”随即又向旁边的一个丫头道:“明月,我和姐姐要去市集玩哩,你和小红去也不去?”

那个明月说道:“小姐去哪我就去哪。”旁边小红也道:“我也去。”

静姝笑道:“你们两个丫头也是贪玩之人哩。”明月道:“不是不是,我们是跟随小姐去的,小姐不去,明月就不去。”

静姝笑道:“好了好了,我知晓你们,你去同阿福说一声我们要去市集,让他把船靠岸。”明月闻言便出了船舱。不一会儿,静姝等人将船靠了岸,静姝和那黄衫女子还有明月小红一行四人就到了市集。

九月九日重阳佳节,奇绝的华山又在华州治下,不论是登山归来还是欲往登山的人都在华州内,市集上许多酒楼店铺林立,各路行人来来往往,叫卖的叫卖,挑担的挑担,提篮的提篮。突然间,街道东南角上隐隐响起了马蹄声。蹄声渐近,竟然是大队人马,少说也有一百来骑,蹄声虽响,不过骑行之人却是悠哉慢骑,一百多匹马缓缓而来。

静姝等人让在道旁,瞧这一百多骑人马,随行五六十人,后面十几匹马驼着好几个大箱子。静姝道:“这些人不知是哪里来的,有这许多人马。黄衫女子道:“想来是哪里的富家子弟了。”

一百来骑人马,居中的是个公子哥,容貌俊美,丰神隽朗,约莫二十来岁年纪,一身锦袍,服饰极是华贵。那公子行经静姝等人旁边,随即勒马不前,弯下腰来,道:“几位姑娘,敢问华州刺史府可是在前面?”

静姝见他相问,笑道:“我们刚出来玩耍,也不知晓哩。”那公子笑道:“如此,叨扰各位了。”那公子双脚轻轻一夹,便又往前去了。

静姝等人在街市上玩了许久,都觉腹中饥饿,便进了一家酒楼。这酒楼一楼客满,四女上到二楼吃饭,要了些干果、蜜饯,点了些小菜。

二楼靠窗的边角上有两个汉子,一个脸颊削瘦,一个生得国字脸,两人正悄悄说话,声音极小,脸颊削瘦的汉子悄声道:“邓二哥,前些日子,那闽国有派人去京城,今日到了这华州城内,他们可带了不少的东西。”那个邓二哥道:“嗯,主人最近招揽许多志士,又结交了众多好汉,只是缺了钱财,现如今财路就在城中,公冶兄,我们可就此做他一番。”

那姓公冶的道:“嗯,不过他们人数众多,此间又是在这闹市之中,须得好好计较计较。”邓二哥道:“我看须得如此如此…”

这二人谈了数句便结了帐出了酒楼,那邓二哥道:我派人着手安排一下。”说完两人便分了开来。

适才那一百多队人马已经穿过市集,正从渭水边上过,此时迎面来了几个穿官服之人,为首那人说道:“远来的使客,刺史大人闻得你们进了城,便派遣下官相迎,请诸位先到馆驿注名上簿。”那公子道:“既是如此,就请驿丞带路。”

那驿丞为首带路,问道:“诸位使客从哪里来。”公子道:“我们从闽国来。”

驿丞说道:“诸位是从闽国而来,我记得长兴三年之时,闽国便与中原断绝,时至今岁,已有五年之久,不知诸位是闽国何人?”

公子道:“我叫王继恭,现闽国皇帝正是我的兄长。”驿丞惊道:“诸位原来是皇室之人,恕小的眼拙了。”

王继恭道:“自先皇称帝后,便下令关闭了各个边疆榷场,以绝同他国来往,如今,我皇兄识得大体,知中原乃上邦之国,便封我为威武军节度使,派我前来与贵国皇帝商议这开设邸店之事,以复通中原。”驿丞喜道:“真是如此,再好不过了。”

他们一行人正自说着话,忽闻得前面一阵捶鼓唢呐之声,声音渐近,迎面抬来一乘花轿,一百多人前后簇拥,原来是迎娶新娘,唢呐锣钹一齐响起,弄得个喜气洋洋。

两队人马迎面相照,又是在渭水边上,道路无法容得两队一齐通过,隔得几丈,双方都停止不前。迎亲队里,新郎骑着白马,全身新衣,头戴金花,低头向左边一个汉子嘀咕着,右边也有一个汉子站立在旁,那两汉子正是适才在酒楼吃饭的邓二哥和姓公冶的。

王继恭道:“我们人马不少,娶亲的也是热闹人多,这道路不通,可如何是好?”驿丞道:“我同他们说去,让他们退一退,我们先行。”

驿丞来到新郎的白马前,道:“这位新官人,闽国来了使者,途径此道,还请你们先退后一些,容我们先行过去。”

新郎没答,旁边邓二哥道:“不行,不行,我们今朝误了好些时辰,倘若又要退回去,就过了良辰了,如此大喜之日讨不了好去,不退,不退!”说着还摇头摆手。

驿站的驿丞只是掌管仪仗,车马,迎送之事,不入品,官秩未入流。见这迎亲队伍如此大的阵势,新娘轿子八人抬,吹奏器乐的二十多人,随行的四五十人,就是那彩礼也有十几担。

那驿丞心知这是大户人家娶亲,对方不肯让路,他一个个小小的驿丞不敢得罪,不过他更不想得罪于闽国的使者,他又说道:“新官人行个方便,不伤两国人民和气,为两国交好,让我们先过去好么?”邓二哥还是百般说法,就是不让。

那驿丞也无办法,随即回到王继恭身旁,说道:“节度使大人,婚姻之事不可误了良辰吉时,我看还是我们先退回去,让他们先过吧。”

王继恭道:“既到贵国,理应如此。”随即命令众人掉头行进。

娶亲的一干人等见此,也动身前行。此时邓二哥向着旁边那姓公冶的使了使眼色,随即两人运功掌上,暗地里同时向新郎所骑的白马拍去,马臀受掌,白马吃痛,便一阵嘶啸发足狂奔,那新郎并不会武功,在马背上抖得两下就摔了下来。

邓二哥大叫道:“马儿受惊,前面的闪开些,切莫撞着了。”话刚落,白马已经奔到王继恭的人队里撞了一匹马,这匹马受了惊吓,也发足奔将起来,一变二,二变四,王继恭一队的马匹本就多,如此乱撞,一百多匹马都一阵长嘶,冲撞起来,顿时一发不可收拾。

那邓二哥见此,把手一挥,娶亲队里一百多人急忙涌到王继恭队里,留下那花轿和里面的新娘在原地,这些人拥进去又是一通乱挤,如此的人挤马,马撞人,是越挤越乱,越乱越挤,这阵势吓得旁边行人纷纷避让。

邓二哥道:“快,你们吹吹打打!”那二十多个吹奏器乐的又吹起唢呐,打锣捶鼓,那些马匹本就受了惊,如今又听得这响亮尖锐的唢呐声,变得更加暴躁,急冲之下,竟好些人被冲撞在地,受了马匹践踏,发出一阵哭喊声。有人叫道:“保护好大人。”那王继恭早被撞下马来,如若不是旁边有人搀扶,也要被马匹踩踏,王继恭叫道:“你们不要吹打,众人不要挤,各人安抚马匹。”邓二哥等人越闹越挤,唢呐之声越吹越响,哪里有人听见。

混乱之中,邓二哥和那姓公冶的领着十几个挑彩礼的汉子挤到前面去了,他们到了那驼着几个大箱子的马匹前,邓二哥道:“动手。”那十几个汉子把手上的彩礼箱子解了红布,再把红布系在马匹驼的箱子上,然后将箱子搬了下来,把那彩礼箱子放到马背上,这些箱子竟是一般模样,三两下便把箱子换完了。这时,有人呼道:“有人落水了,救人啊!”原来由于这些马匹冲撞,有好些人被撞落渭水之中。

静姝四女出了那酒楼后,又在市集玩了会儿,时至黄昏玩的累了,便准备回到船上,到了这渭水岸边,四女看到一大伙人和一群马拥堵一起,她们自然认得王继恭,又看到有一娶亲队伍混在一起,虽不知道发生了事情,可现又瞧见有人落水,没容多想,那黄衫女子忙道:“快,快救人。”静姝也急道:“对对对,快救人。”说着,静姝四女上了船,静姝招了阿福,道:“快,把船驶过去救人。”

阿福依言将船驶了过去,静姝道:“你们下去救人。”几个奴仆闻言便跳了下去,那几个奴仆把一个人救上船后,又下了水去救人,如此救起了好几个。

而邓二哥等人一通乱挤,将那几个大箱子调包过后,就叫停了器乐,领着众人安抚那些马匹,如此消得半个时辰,马匹是终于消停下来了,而众人也有死伤,死的皆是被马匹踩死。

邓二哥见众人皆平静下来,便佯装大声道:“这是办的哪门子事啊,如今又耽误这许多时辰,怕是误了吉时。”随即大声道:“各位快些走了过去。”娶亲的一百来人随即又整好装束,抬来轿子,新郎重新上马,吹吹打打地走远去了。

那王继恭是闽国皇帝王继鹏的弟弟,临行时,王继鹏交代他到了晋国要处处忍让,不可失了礼数,他从闽国到这儿,一路上也处处以礼待人,如今遇到这等事,心中也不禁有气,发问道:“我从闽国来复通晋国,以期两国百姓安好,何时受过这等惊吓,我已让路先行,而你们这儿就出这样的刁民么?”

那驿丞闻言吓得半死,忙道:“大人息怒,大人息怒,我会向刺史大人禀报此事,惩怠那些刁民。”

王继恭闻言,也不想再为难于他,说道:“好了好了,赶快先下水救人。”一行随从里没受伤的都跳下渭水救人,少顷,众人便全部救了起来。

这时,闻得静姝叫道:“公子,你们还有些人在这里。”说着船就驶到了岸边。

静姝道:“这位公子,适才你们的人落水了,我们救了七个人上来,现还给你。”说完又吩咐奴仆将人抬上岸去。

王继恭又见得静姝等人,满是欢喜道:“多谢几位姑娘相救。”黄衫女子道:“救人性命为上,那些人被水呛得急昏了过去。

王继恭道:“我叫王继恭,敢问姑娘芳名,家住何处,日后好去府上答谢。”

静姝接道:“我姓李,名静姝。”说完又指了指黄衫女子道:“她是我姐姐,叫李静婉。”

那李静婉道:“我们是外地来的,这是举手之劳之事,公子不必多谢。”

王继恭道:“我是闽国来的使者,来此与晋国交好。”说着有一股傲慢之意,接着问道:“不知几位姑娘是哪里人?”

静婉等人见此,心里不喜,却也道:“我们从齐国来的。”几人正自说着,忽然听得王继恭的一个下属道:“这个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王继恭闻言,问道:“怎么?”那下属指着抬过来的一个落水之人道:“大人,你瞧,这人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顺着所指之人看去,昏迷躺着的那人身穿青色旧布衣服,正是楚宇辰。

王继恭瞧见,说道:“确实不是我们的人。”静婉闻言,说道:“将那人抬过来吧。”奴仆们又将楚宇辰抬回船上。

静婉道:“公子,我们先行告辞了。”不等多说,便驶船离岸了。

船上,静姝问道:“姐姐,此人怎么办?”静婉道:“刚才看过,这人全身浮肿,怕是已经在水里泡了好些日子了,不过却还有气息。”

静姝道:“我们明天去找他的家人来领走。”静婉道:“此次我们已经偷偷出来好几日,恐爹爹生气,须得马上回去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静姝道:“我们把他交给官府,让他们去找。”静婉道:“交官府,还得诉说清楚,也得等他们查清,弄得岔了,为祸自身,更不免麻烦。”

静姝道:“应当如何处之。”静婉道:“把他带上同行。”两人商量过后,决定带着楚宇辰回齐国。

热门小说推荐:DNF之狩猎世界〕〔混迹韩娱〕〔绝世血剑〕〔无间玄武〕〔主宰神界〕〔魔神剑道纵横〕〔夏小朵之倾城绝恋〕〔枫傲天下〕〔盘古天〕〔三生白发换朱颜〕〔麟动万古〕〔罗网求生〕〔武林密史〕〔幽冥王传说〕〔六道统帅〕〔魔王大人明天见〕〔牡丹颜〕〔我的超能联盟〕〔魅惑三公主〕〔晨露水滴〕〔醉入流年不入仙〕〔灵示怨〕〔来者真神秘〕〔天下与之桃林醉〕〔剑道天骄〕〔永生的我〕〔破神帝尊〕〔冬夏木立城〕〔神鬼记实录〕〔PM之真实的扭曲世界〕〔伏魔〕〔九阳焚仙〕〔屌丝玩网游〕〔死亡游戏场〕〔红尘幻世〕〔攻决〕〔吴越春秋群英谱〕〔江山为聘醉红妆〕〔忠魂不朽〕〔梦回大清之我是超级韦小宝〕〔双子修罗王〕〔馨玉锁殇〕〔儒道仙缘〕〔盖世征途〕〔exo与光暗公主的传说〕〔养魂树〕〔重生之魅男别挡路〕〔我心中的诛仙世界〕〔重整江山到三国〕〔一路向邪〕〔繁华落尽是离愁〕〔贵族学院的风波〕〔六侠越世〕〔天赋纪元〕〔何必如此〕〔末世剑歌〕〔灭世之体〕〔剑雨惊仙〕〔沁梦劫〕〔穿越之美人混江湖〕〔极道女王〕〔尸界尸修〕〔衔接剑〕〔一生浮华〕〔至尊博弈〕〔只剩回忆乐〕〔元控之王〕〔等待月光〕〔都市狂少之雄霸天下〕〔麻辣女兵宫月续集〕〔幸得相逢末时见〕〔妖孽来袭:果果树开果果了〕〔无限之夺梦惊魂〕〔迷之九星〕〔浮生列传〕〔万劫不朽〕〔网恋情迷:下线有祸事〕〔巅峰无限〕〔灭世玄局〕〔逆道行天〕〔半世逆旅〕〔朕的淘气公主〕〔流星剑〕〔昆仑劫之异形妖王〕〔鸿蒙主宰〕〔天庭囧事之老娘是女娲〕〔嗜血狰狞修仙志〕〔牵手携程〕〔误惹冷酷公主〕〔兄弟向前冲〕〔网游之梦幻传世〕〔年月〕〔空恋娇俏女仆的王妃梦〕〔书名:龙门镇之江南易醉〕〔九界凡尘〕〔都市之法力巅峰〕〔美人三千媚〕〔踏天寻武〕〔沉浮三千界〕〔王母赴红尘〕〔恶魔殿下的拽小妞〕〔公主嫁到之凤凰鸣音〕〔异界至尊之骷殇〕〔末世之狱血龙皇〕〔子惠思我于长乐〕〔好久不见你还好吗〕〔无限之求生〕〔情路迷离〕〔女王爷之路〕〔星空怒舞〕〔重生之抗日悍将〕〔网游之所向披靡〕〔莲海梦〕〔未央之风轻〕〔七重七劫傲逆尊天〕〔浪漫夜曲〕〔复仇邪灵〕〔逆天三界〕〔网游之尊皇〕〔网游之盗贼重生
最新入库小说:游戏王Paradox〕〔笑痴仙〕〔灵力纵横〕〔坑爹的穿越〕〔我是这么练成的〕〔star12社〕〔心如菩提〕〔忤界〕〔囧校草惹上冷漠的她〕〔夜半鬼语〕〔六界之异魔录〕〔爱上两人行〕〔仙剑情缘之前世今生〕〔玄经冥典〕〔狂少宠妻别上瘾〕〔都市流浪儿〕〔重生之重闯人生〕〔咒世孤星〕〔墨上飘絮〕〔九转噬灵诀〕〔魔瞳狂少〕〔牵手携程〕〔易卦风云〕〔夹心城池〕〔主宰瀚宇〕〔消失的强者〕〔小三爷的剑〕〔幻逍遥〕〔逆时〕〔网游之奇迹归来〕〔傲视星穹〕〔穿越狂妃独跨后宫〕〔懒散领主〕〔剑指鸣霄〕〔与青春同居的日子〕〔九转噬灵诀〕〔那年高四〕〔屠魔光明剑〕〔彼岸之白色象牙塔〕〔吾字太白〕〔绝对掌控:被捡之后赖上你〕〔网游之装备制造师〕〔诡文耽美文集〕〔瑾年陌语〕〔修真进化之路〕〔帝都往事之酒店风云录〕〔风破苍穹〕〔陌上浮凉〕〔风天〕〔二货幺女很抢手〕〔天道之命运〕〔魔狐变〕〔恶魔少爷的倔强女佣〕〔糗百之家〕〔反恐传奇〕〔上古天穹录〕〔上古之神战〕〔丫头我只要你一个〕〔复仇三公主与校园三王子〕〔这才不是玛丽苏〕〔摇滚时代之巅峰琴魔〕〔再次拥抱好吗〕〔忘了你爱我〕〔新笑傲之凌风〕〔我叫马小白〕〔超越遮天〕〔玄学造诣〕〔左岸时空恋〕〔幻闪录〕〔穿越紫琳仙子〕〔伤之岚〕〔我和我的鬼友们〕〔证道台〕〔青春梦殇〕〔不灭记〕〔鹧鸪血〕〔在记忆里沉睡〕〔穿越的美丽〕〔来自西方的凝视〕〔颠覆天下之绝世龙神〕〔异界神武天下〕〔诸神的斗兽场〕〔魔兽月影之痕〕〔斗战帝尊〕〔魔王缠爱〕〔茅山掌门〕〔冷宫新后〕〔蓦然回首你还在〕〔青春岁月不虚度〕〔宸殿背后〕〔玄花异闻录〕〔我是马王神之胡穿乱越〕〔灭世契约〕〔神奇宝贝之诞生岛〕〔裂日〕〔九霄风云传〕〔情锁璃洛〕〔铁甲威虫之谁的救赎〕〔无赖刺客〕〔辰煜大冒险〕〔风之子〕〔三国之汉生〕〔请别践踏我的真心〕〔仙乐剑侠〕〔凤医〕〔极品贱男高手〕〔星际超级散修〕〔余虐〕〔绿屋少年〕〔惊天下特工狂妃〕〔剑起诸雄〕〔傲娇美人奴家牵定你〕〔这世不再放手〕〔剑侠无双〕〔神诡印迹之盗梦〕〔穿越血族〕〔冰雨爱情〕〔为青春划一个句号〕〔冥界弑迹〕〔懒女重生种田文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