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尚一被逼

夜未央,星河独流淌天际,亘古千年,也抵不过岁月境迁,人事苍老。恍惚想起过往,叹气那些令人销魂蚀骨的曾经,早已随着花香飘荡在风里。毕竟回想,难免徒增伤感。

岁月于尚一,是延伸向前的铁轨,而那些雕刻在岁月里的记忆,常常让她不知该如何调整步伐,去面对伤痛的心灵。她不会抱怨父亲流连赌场,输光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费,使自己必须尽早去工作来支撑这个家。她也不会憎恨**嗜酒,一喝醉就动手打她,让她贴在墙角承受疼痛;她也不会埋怨父亲,等讨高利贷的人一来家里就让她去解决,也不会怨恨**随意给自己取名尚一,却给弟弟取名尚煦涵,出自《诗经》“”菌蠢滋育,氤氲涵煦”。

真好听的名字。

……

“妈妈,不要总是做弟弟爱吃的菜,可不可以偶尔也做一道一一喜欢的菜啊?”

“妈妈,不要总是打一一,一一很痛。”

“爸爸,一一也想听故事,你可不可以每天抽一小会儿给一一讲故事啊?”

……

从一开始的不耐烦,到最后的“够了,生你的时候医生明明说是男孩,没想到是个赔钱货,早知道就把你打掉了。”“你弟弟是男孩,是你能比的吗!”“啪!不知道自己很烦吗?”

小小的心愿,等来的是双亲嫌恶的目光和掌搏。红肿的脸颊,父母离去的背影,粉碎了本就卑微的心愿。

以前的自己,会说话,会笑,会知道什么是希望,去编织一段美丽的梦想。虽然当初年纪还很小,不能明白父母这么做。但是,迎面的暴怒,急烈的话语,都在告诉她,爸爸妈妈不喜欢我,讨厌她。

于是,她学会了不要去奢求别人给予的东西。

尤其是怀着满满的希望,用力去奢求别人根本未考虑给你的,那样太过悲哀了。她从未怨恨过谁,是真的,她只是渐渐习惯了不再祈求。

世界上,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,你爱着一个人,而他就必须爱你。即便是父母也一样。

渐渐的,尚一学会了勇敢,学会了自己爱自己。就算一个人走在泛黄的路灯下,不会害怕,黑夜里摇曳的影子会陪她。就算难过了没人给我拥抱,她也可以自己伸出双手抱自己。就算所有人都误解她,她也不在乎,因为相信她的人不需要听她的解释。

月色摇曳了烛光,繁星落满眼眶,拾起一段温柔的光芒。在记忆里扬帆,也不过彷徨。

她是尚一,别人眼中的小偷,一个不言不语成绩却好到极点的,怪物。

虽然家庭残破不堪,她还是努力赚钱,有时假期她甚至一天**六份工。不是为了父母,而是为了她自己。三天前,讨高利贷的一帮人又来家里了,一点预兆也没有,就把他们这些本就卑微如沙砾,低到尘埃里的人变成了可怜虫。

神色越来越不耐烦,嘴里的香烟味好像也越来越浓了,“尚泯凛,到今天为止,你欠的钱再加上利息已经100万了。你到底什么时候还?啊!”一边说着一边继续逼近害怕的像老鼠似的父亲。

父亲一脸的惊慌,哆哆嗦嗦地颤着嘴唇,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今天没钱,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?我一定会还的……真的,相信我,我会还的。”

父亲被他们逼到了客厅的角落,此刻他真恨不得有双翅膀可以逃走,但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怎么办,听说这些人什么事都敢做,他们会不会打死自己啊?早知道就把赢来的钱拿去还了再赌了。都是她,说什么没钱,害得自己要去借高利贷。该死的!都怪这个赔钱货。尚泯凛看着尚一目光更憎恨了。

这个时候,他想的不是如何应付这些人,却是埋怨尚一。

“没钱?没钱你跟我说什么!阿龙,阿虎,给我按着他的手,咱们今天先卸条胳膊,明天再挖他的眼睛。”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一左一右就已经有人立刻上前把父亲的手按在了桌上。

抵抗显得毫无作用,在三人面前不过是以卵击石。

父亲已经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,开始拼命挣扎,需要挣脱自己的手,“救命啊…...快来人啊...…救命啊…...我会还的......你们相信我啊......”拼命地想缩回自己的手。可却是于事无补,只能疯狂地甩着头。

看着左右两人眼里越来越兴奋精光,尚泯凛已经恐惧到不行,支唔着,话也说不清了。

“大哥,卸了他的胳膊,弟兄们可是好几天不见血了,一个个难受得紧。”阿虎大声喊着,声音里隐藏不住的嗜血令人惊心。

“哇……”年幼的煦涵被**抱在怀里,终于吓得大哭起来。

“煦涵不哭,嘘......小声一点,乖啊......”,**一边哄着煦涵,一边又对眼前的景象感到害怕,怕自己声音大了惹起注意,说不定连自己都得遭殃。思及此,脚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尚一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眼底有着奇怪的笑意,却未达眼底。这就是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吗?生活啊,永远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安静的站在一边,尚一和眼前的情景形成了诡异的对比。

“不…...求求你们...…拜托…...拿开…...我有钱……我会还钱的...…”仍然在呼救,只是已经听不明白了,话越来越混乱。也听出此刻他心里有多紧张。

泛着银光的刀已经渐渐逼近了,只要那么一挥就能砍下他的手。

“求求你们了…...放过我吧…...不…...不要...…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...等等,我……我还有一个女儿,我可以让她陪你们…...啊…...”在尚泯凛痛苦的哀嚎声中,刀停在了离手一寸的上方。

几滴冷汗顺着尚泯凛的脑门向下滑,身子一下没了支撑开始颤抖着顺着桌子往下滑。尚泯凛止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,就差一点这只手就废了,好险好险。没想到这个赔钱货还有点用。

“女儿?好啊,父债子偿天经地义…...”

“哈哈哈…...你不早说,虽然看不清脸,这身材还真不错啊…...”

呵呵,父债女偿?他有把她当成过女儿吗?

看着淫笑着靠近的几人,尚一没有一丝害怕,只是冷冷地盯着尚泯凛,她的亲生父亲。

纵使早已习惯了,也想过会是这样。可尚一真的感到心在说,痛!她真的想问一问,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?

“既然你爸爸不还钱,不如就拿你抵吧。你爸欠我们的钱加上利息一共100万,你把我们哥几个伺候好了,就抵个20万吧,哈哈哈……”说完,便要朝尚一伸出手。泛着淫欲的嘴脸,令人几欲作呕!

父亲缩着脖子不自在地将头看向别处,不敢回头对上我的眼睛。

**紧紧拦着要奔向她的煦涵,毫无羞愧之感,说着,“我们生你养你,今天你就牺牲一下,当你给我们的回报了。”

尚一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甚至连愤恨的表情都没有,静静地看着他们。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吗?,又何必对他们抱太大希望呢!

看着快要袭向自己肩头的手,尚一眼底泛起冷意,“放开我,不然你们休想拿到钱!”美丽的秀口吐出冰冷的话语,发丝遮挡的容颜不见一丝慌乱。

”什么意思?”阿龙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“你也看到了,他根本不可能有钱还你们,如果你们今天放了我,我保证2天我会赚到100万,不然,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!”也许是被我冷静的模样震住了,面前的这个人竟开始思考起来。

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

“你们可以不信我,但你们永远也拿不到钱去向你们的老板交差。”

半晌,“好,就2天,你要是拿不出100万,就别怪我了,弟兄们,我们走。”

几乎不能做任何动作,当然包括尝试着呼吸,可是脑袋却清醒得像被冻结,凛冽地将寒气传入心脏。

始终在一旁懦弱的看着,不敢大声出气的爸爸,此刻才像活过来了,小心翼翼的唤我,“一一,你真能赚到100万吗?”

一一?不是赔钱货吗?

尚一冷笑,慢慢的支撑着站起,看着面前我所谓的父母,强忍着快要压抑不住的呕吐感,深深的吸了口气,“不要再叫我一一”。

这世间的人,不能说坏人很多,但确实是面对有用的人就礼遇客气,这种人还是有的。平时不见关系有多好,但凡是碰到了什么事情,立刻就来和你攀关系,什么哥哥妹妹的关系马上就有了。虽然也觉得和人应该友好相处,但是面对那种有价值就利用,无价值就不理睬的人,还是非常唾弃的。

快步走到门口的尚一,回头突然看见那把被扔在地上的刀,拾起来放在手中没有说话。

就在父亲松了口气,快要放松心情的时候,尚一猛地把刀向他掷去。“咻咻”,呼呼的刀风刮过,刀斜斜的紧贴着手背插进了地里。好像隔了几个世纪,一滴冷汗冒出了尚父的额头。

“这双手,不要最好!”说完,尚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没有一丝留恋。

“臭丫头,你想死是不是?……”

“你要杀了你爸啊?……”

既然你们都舍弃她,那她也谁都不要,永远都不要在乞求别人的恩典里过活。

突然间,仔细倾听耳朵接受到的“咔嚓”的断裂声,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又好像是,

尚一的心里。

热门小说推荐:鸿蒙神道之缥缈录〕〔邪魅灭〕〔无上萌军〕〔异世之元战苍穹〕〔尸体美容师〕〔若离遇上阴使大人〕〔残缺苍穹〕〔光明与黑暗卡拉迪亚英雄传〕〔瑶女帝姬〕〔末雪绝唱〕〔三国杀之为谁争天下〕〔无耻天神〕〔灵魂与殇〕〔龙之第十子〕〔迷茫的征程〕〔僵尸书生骗你为夫〕〔逆天宇尊〕〔洛书千年泪〕〔灵异恐怖小说〕〔我们的青春你不懂〕〔异能大逃亡〕〔霸天主〕〔不灭邪神〕〔神魔异道〕〔末世重生之天帝〕〔驿边人语〕〔日出之前一起走〕〔重生之回到古代成盗帅〕〔三国小术士〕〔锻剑〕〔志立乾坤〕〔灵怪笔录〕〔武皇之异界称王〕〔苍天之神魔〕〔都市火影a〕〔灵尊六道〕〔末世之无限复活〕〔诡秘〕〔一次次的欺骗能换来什么〕〔暗世学霸〕〔原来可以这样爱〕〔修仙第一人〕〔沉浮三千界〕〔离神不归〕〔霉运当道:惹上死神大人〕〔天苍破血〕〔狐妖绕〕〔九界之风云变〕〔丫头,宠你没商量〕〔末世危机之穿越火线〕〔鬼世界〕〔死神之夕幽〕〔霜影诀〕〔位面音乐传奇〕〔九州图志〕〔英雄联盟之异世召唤〕〔日记2012之最高机密〕〔窥天〕〔落白百合三点绿〕〔地狱公寓之魔王的爱〕〔凤来仪〕〔我的秦时〕〔吾问仙缘〕〔仙姬驾到〕〔最强帝尊〕〔太空召唤师〕〔冷少的全职助理〕〔绝对要哥哥说出喜欢〕〔梦空间之炽天使〕〔战神联盟时空裂缝穿越〕〔前哨〕〔天涯明月剑〕〔锁重楼之一世荒唐〕〔穿越之为爱而癫〕〔纵横游戏世界〕〔梦都弗莱〕〔星之约定〕〔影子煞手〕〔1加1再加1〕〔帝魂2014〕〔创造命运〕〔九转天道决〕〔花开叶落雨悲伤〕〔那时年华似明月〕〔逍遥修罗〕〔玄羽〕〔重返圣地〕〔许君言爱〕〔道高半尺魔高百丈〕〔重生之总裁不要太花心〕〔进阶神位〕〔如花青春〕〔鹤随云飞〕〔诸神纪元〕〔网游之晨风〕〔祸国帝后〕〔五毒〕〔病少〕〔争破天地间〕〔玉鼎〕〔欲血人王〕〔阴阳双生剑〕〔乱世之乘云问天〕〔鬼魅王爷冷艳王妃〕〔黑暗筹码〕〔佣兵之狙霸天下〕〔九天焚魔录〕〔苍月叹〕〔谁道南凉长清〕〔虐杀原形之末世枭雄〕〔修真武神〕〔举世者〕〔异世军师〕〔谁说我不爱你〕〔微臣是个妞〕〔逆仙破命〕〔恶魔请把心给我〕〔修路漫漫〕〔龙拳〕〔无限之轮回情冢
最新入库小说:迷茫VII:繁星若尘〕〔创世星炼〕〔林坦克传记〕〔一飞冲仙〕〔坟典记〕〔逍遥神游都市〕〔葬世〕〔驱魔幻想录〕〔傲尘录〕〔进阶神位〕〔天岚谣〕〔大周天古录〕〔穿越民国嫁将军〕〔星辰一剑〕〔灰烬断章〕〔主神运营商〕〔萌系侠女闯江湖〕〔轮回末法〕〔诡爱危情〕〔血魔也有情〕〔我爱王俊凯〕〔无极无始〕〔梧桐叶行〕〔地球暗黑史〕〔麻辣女兵宫月续集〕〔盘龙纪元〕〔轮回末法〕〔乱战天涯〕〔无尽古域〕〔五殿天魔传〕〔花都天王〕〔战神联盟的战役〕〔玩偶江湖〕〔魂断红颜〕〔青春期的逆战〕〔豪门小新娘〕〔梦花开凤舞〕〔时光已不会再错过〕〔葬天地〕〔网游之血色旌旗〕〔无上弑神〕〔花非花似雨〕〔星空对岸〕〔新天使传说〕〔狐魅乱红尘〕〔梦里繁花落三世〕〔再生科技帝国〕〔逍遥邪神异界行〕〔冷漠无情未婚妻〕〔黑剑破天〕〔弑灵录〕〔虚拟人生之三界〕〔三公主与三少爷的爱恋〕〔领主的军团〕〔我是传奇之掘墓〕〔虚幻至尊〕〔帝王巅峰〕〔幻想世界I混沌的开端〕〔逸战苍穹〕〔异界之天堂地狱〕〔重生之鹿冉七〕〔十五星宿〕〔拾珠记〕〔盖世神胎〕〔缘来天不管〕〔凤舞时空〕〔永恒星圣〕〔锦衣高手〕〔同一般的小少年〕〔梦染幻世〕〔凯域〕〔另类人〕〔E伊由路音曲文艺一〕〔重生之我是盗贼之神〕〔无尽术师〕〔万古共尊〕〔机战传〕〔勾魂使者灵鸢〕〔暴风雨后的悲戚〕〔陌上起舞倾世红颜〕〔重生之光明神〕〔一见如故〕〔穿越之心泪〕〔我喜欢过你〕〔穿越之大黄你别跑〕〔长安至久〕〔桑三木四〕〔抗日奇侠错世情〕〔神奇之剑〕〔圣主风云〕〔朱武至尊〕〔众天之主〕〔诱拐:千变新娘〕〔华山〕〔真武之主〕〔剑荡苍生〕〔一念仙魔录〕〔符灵传说〕〔墨夏花开倾尘顾〕〔都市寻芳之觉醒〕〔伊人嬿婉妆流年〕〔皓月长空丑颜小王妃〕〔三千弱水一滴倾情〕〔穿越之幻蝶樱洛〕〔暗花杀手〕〔天水无痕〕〔暗恋通知书〕〔寻梦故人庄〕〔我的超能联盟〕〔山海谜域〕〔那时年少那些少年〕〔穿越之皇后是浮云〕〔弑神死神〕〔故事开始的那些年〕〔灭碎星辰〕〔今汐何惜:倾世毒医〕〔天海之恋歌〕〔梦里的世界〕〔弃女翻身仗〕〔九残传说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